《乐夏》,还能继续火下去吗?

《乐夏》,还能继续火下去吗?
[标签:标题]收录于话题 米乐_首页 今年夏天尾声,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二季终于姗姗来迟。但经过多期播出,我们惊奇地发现《乐夏2》似乎没有第一季那么好看了。这档本是被观众寄予厚望的节目,较之前一季乐队阵容更加壮大了,然而相比于豆瓣评分高达8.8的第一季来说,第二季口碑则是高开低走,目前只有7.3分。除了五条人成功出圈上了几个热搜,话题度较之去年的新裤子、刺猬相比,明显低了不少,甚至被不少观众直批娱乐性过重,失去了真诚。那么这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。01在以往的综艺节目中,我们看到的多是明星们依靠自身实力和技能去表现个人魅力,或者闯关晋级,这其中有很多“秀”的成分在里。但去年的《乐队的夏天》明显摒弃了这些作秀的东西,邀请了音乐圈中最叛逆、极具独立思想的一类人,在多元化的风格加持下,用赤裸奔放的荷尔蒙在舞台上尽情表达自由、洒脱的态度。爆裂的鼓点,娴熟的吉他solo,饱满的情绪,既有着对社会现实的极力嘶吼,也有着对梦想国度的亲密私语。无论是新裤子的《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》,还是刺猬的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,亦或是痛仰的《公路之歌》等,作品犹如实验艺术,浪漫的,诗意的,迷惘的,颓靡的,温柔的。证明了摇滚乐既能金刚怒目,亦能菩萨低眉。同时用被主流文化不接受的方式去挑战主流,去表达自由平等,每个人渴望被理解被包容的思想诉求。后现代主义、辉煌落寞、乌托邦世界与破碎的理想,伴随着所有人的激情热情,碰撞出米乐官方网站新的花火。显然,《乐夏》给予了乐队极大的创作、表演自由,让他们尽情表演,为他们长期的情绪压抑提供了宣泄的出口,也为独立音乐市场的困局带来新的生机。像马东就曾提过,用一个节目的形式把中国乐队的生存状态,这些人的内心感受,对音乐的执着以及他们身上的那种单纯美好直接呈现,让大家去感受到中国乐队在这些年来其实还是一个巨大的存在。虽然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市场,但是他们不应该被忽视。电视媒体通过呈现节目内容向观众传递音乐价值和文化观念,而观众也显然感受到了节目组的诚意,乐队纯真的一面。《乐队的夏天》在去年的百度搜索指数峰值为845825,成为2019年上半年上新综艺中单日搜索指数最高综艺,参加节目的多支乐队的音乐作品,直到今日都为人津津乐道。新裤子的一首《花火》,让李健热泪盈眶;盘尼西林翻唱《new boy》,直接让张亚东泪流满面。像新裤子、刺猬、痛仰、盘尼西林、Click#15等乐队,也实现了依靠乐队为生的理想,工作档期排到满档,乐队出圈触手可及。说到底,节目尊重所谓的摇滚精神,即对现实勇敢的批判精神,偏离主流价值观也无畏,对快速发展的现代工业文明和城市文化的抗拒,对世界和平的呐喊,对麻木人性的愤怒。这样的音乐表现方式,极大程度召唤了观众对非主流音乐的认知和热情,拓宽了独立音乐的传播途径,将上至70后,下至90后的不同年龄段群体聚集起来,创造出一个独有的庞大的音乐群体,甚至包括了新生代,让他们通过音乐沟通和交流,理解爱与和平的真谛,这也是节目成功的主要原因。02在取得了第一季巨大的成功后,爱奇艺和米未显然更加野心勃勃。从这季的乐队阵容便可知节目组对第二季的重视,米乐官网_最新网址但似乎也侧面透露出节目存在的隐患。这季节目的参赛乐队,几乎来自摩登天空、太合麦田等几大独立音乐厂牌,资本的加入就无可避免地让音乐综艺会忽略音乐本身,音乐人的才华,甚至为了有噱头何看点,迎合观众的米乐app,&_米乐app_米乐app下载_米乐官网娱乐口味所产生的刻意为之的剪辑。另外也因为第一季的成功,很多乐队看到了名利。在第二季节目开始前,光是报名参赛的乐队就多达1500个。身为滚圈乐迷,居然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很多重组乐队。比如摇滚偶像之称的达达乐队,重量级老炮joyside等。甚至还能看到去年叫嚣着绝不会上综艺的后海大鲨鱼,扫地僧一般存在的民谣乐队野孩子(可惜张玮玮没有来)。

当然还有以选秀出身为代表的乐队,比如快男白举纲的白日梦症候群,超女刘忻的遗忘俱乐部,明日之子蔡维泽的傻瓜与白痴。随着节目的播出,我们发现先前的担忧或多或少地发生了。这一季节目重点并没有将第一季的初心继续,去带领观众感受乐队的魅力,和一众乐队所代表的的中国摇滚、民谣音乐的米乐国际app_官网下载发展史,而是侧重去挖掘每支乐队的幕后故事,试图用综艺感的形式去展现乐队文化和音乐本质。大段的背景采访,第二现场访谈等让观众产生了节目故作煽情,硬为乐队凹人设的想法。比如在joyside出场时,节目组用了将近半小时的时间去诠释这个重量级乐队的兴衰;在上期节目献歌给最想说的人,节目组拼命挖掘马赛克主唱夏颖艰难的情路历程;还有粉丝实现梦想,去救赎偶像的木马乐队。但这些情节不仅没有为乐队加分,还喧宾夺主地让观众忽视了乐队成员的努力,没必要放进去的生活细节,直让人觉得剪辑拖沓。乐评人优作曾表示,“优质的竞演类节目在于让演出本身去介绍演出者,而非用大量的辅助说明。”然而更重要的是,节目组努力呈现的老炮乐队们,其现场表现让人感觉名不副实。Joyside的几期演出让很多观众觉得平平,造成心理落差;赛前被寄予厚望的后海大鲨鱼,更是表现不尽如人意,也能看到多年来是中国第一女主唱的付菡,身上背负的压力和状态的低迷。且很多乐队的歌曲质量本身,也难以做到经典流传。反倒是赛前某些不知名的新生代乐队颇为惊艳。有着Radiohead影子的Mandarin,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福禄寿,还有放眼全世界,都少有女性唱核的乐队超级斩。作为技术流的代表,新生代乐队拥有更加扎实的乐理学习与颇具实验性的音乐作品,这与过去用音乐表达情感的老炮乐队,二者谁能真正代表中国乐队的未来,也是当下值得思考的问题。从专业乐迷角度来看,他们对中国乐队多年的炽爱和情怀,显然更偏爱木马、joyside等这种颇具摇滚精神的乐队。那些选秀出身的乐队代表,在他们眼中过于流行和商业化,与乐队的本质格格不入,所以这几只乐队最多止步于第二轮。但以张亚东为首的超级乐迷,更多地的愿意接受新鲜事物和多元化风格的音乐类型。无论是他对Mandarin的爱溢于言表,还是大张伟迫切地想和超级斩合作,都代表了当下音乐人对未来音乐的包容与喜爱。而现场的观众对于主打科技概念的音乐,并不十分接受,而对于重量级乐队的表现,若未能达到预期也不予选择。似乎也印证了年轻人对于音乐的选择,则依据于旋律的动听程度,现场震撼米乐棋牌_官网的效果以及是否能达到让自己共情的感染力。另外,节目组在积分赛中还邀请了李云迪、刘维、秦霄贤、汪苏泷、嘿人李逵、Yamy等嘉宾与乐队联袂合作。女团出身的,说相声的,弹钢琴的,唱嘻哈的,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,能看出节目组迫切想让歌曲像上季那样出圈的心,但这样直接导致其呈现出的效果要么是锦上添花,要么是不伦不类,也引发了丁太升和刘维之间“综艺混子”的交战。就事论事,尽管节目组努力希望让独立音乐能更加流行的想法,但能看出有的乐队无奈接受合作,接受节目组的规则,但实则内心拧巴。他们更希望观众走近自己的音乐世界,不愿让自己过度向市场和观众妥协的态度,却又囿于经纪公司的限制,节目组所谓的条条框框的困顿中。而且这季节目让人群嘲,就是对成功出圈的乐队五条人的过度消费。这支颇具特色的南方乐队,因为仁科的搞笑语言几次登上热搜,去捞五条人也成为大家今年夏天最重要的任务,反反复复。还有后海大鲨鱼的复活也让大多数人跌破眼镜,本来一直不在复活前五名单的鲨鱼,在投票截止日的最后几个小时突然冲到了第二,挤掉了呼声很高的达闻西乐队。而且目前晋级的前七强名单,也大多来自摩登天空。观众质疑资本方刷票,资本方干预过多的声音此起彼伏,一档良好的音乐节目也陷入观众的信任危机。当然乐夏第一季的火爆势必会吸引更多的资本,但如何在真诚和商业之间做平衡,才是节目组最需要思考的。03上世纪八十年代到1994年,是中国摇滚最辉煌的黄金年代。激情又恣意盎然的八十年代,一个名为崔健的摇滚青年,对着全场一万多名观众嘶吼着《一无所有》。这一声呐喊标志着中国第一位摇滚歌手正式诞生了,1986年也成了中国摇滚乐元年。随着崔健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专辑问世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。在这股疯狂的浪潮中,涌现了大量的乐队和乐手,黑豹、唐朝、面孔、指南针,窦唯、丁武、何勇、张楚、张炬、高旗、罗琦、郑钧等。

《黑豹》、《梦回唐朝》、《赤裸裸》等专辑的问世,在摇滚史、乃至音乐史上都留下浓墨重彩一笔,也烙在无数音乐人、乐迷、听众滚烫的心底。1994年,“摇滚中国乐势力”在香港红磡上演。窦唯以一曲《高级动物》作为开场,他清冷迷幻的唱腔直至今日都难以忘怀。张楚喃喃地唱着“孤独的人是可耻的”,何勇穿着海魂衫,系着红领巾在怒喊,将气氛推向高潮。94红磡之后,所有人都觉得内地的摇滚乐会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,却未曾想到这居然是最后的盛宴。经过商业化染指,盗版也大肆猖獗,中国摇滚乐市场迅速萎靡。而且随着张炬的去世,摇滚最后的灿烂也不复存在。之后张培仁在主持完张炬的葬礼后,离开乐魔岩,中国摇滚成了那个时代最大的伤痛。多年后,何勇自嘲道,自己疯了,张楚死了,窦唯成仙了。直到2000年后迷笛学校的成立,涌现了不少地下摇滚音乐人。迷笛音乐节。草莓音乐节的年年举办,让乐迷感受到曾经死去的摇滚乐复苏了。然后是去年《乐队的夏天》,很多乐队火了,但相同的是他们的摇滚精神依旧米乐彩票_官网存在,最终仍是靠作品说话,打动人心。作为人类创造出的最优秀的音乐艺术形式,通过乐队,我们仿佛在庸常生活看到了前进的勇气,感受到灵魂身处仍存在的激情火焰,也能看到一代代音乐人一直在路上,分分合合,却有着共同的理想。想起当年张炬的墓志铭上写着,“你们是一代音乐人,你把年轻生命带走了,可你又在大地上洒满了黄金,因为,音乐永存。”